父親看著失散20年的兒子。 省邊防五支隊供圖
  南都訊 20歲的青年郝東陽從雲南來到珠海後,嚮往澳門未知的世界,欲趁海水退潮時偷渡至澳門,但他剛剛下水就被省邊防五支隊的官兵抓獲。隨後,官兵在審理過程中發現,郝東陽無身份證據,其稱自己一歲時跟媽媽離開家,10歲時又和媽媽走失,與他在河北的父親已經將近2 0年未見,戶口本在父親那裡沒辦法辦理。邊防官兵瞭解情況後,通過多方努力聯繫上其父親。昨天,依照法律被拘留5天的郝東陽終於和父親及姑姑見了面,並和家人一起踏上返回河北老家的路。
  緣起:偷渡被抓身份蹊蹺
  3月27日凌晨,位於情侶南路的省邊防五支隊崗亭附近哨兵發現有一男子向海中走去,哨兵第一反應就是此人要偷渡。於是邊防官兵立即出動將該男子抓獲。經審訊,該男子前幾天從雲南來到珠海,在珠海玩了幾天后聽別人說澳門多好多繁華,出於好奇該男子試圖趁海水退潮時游泳偷渡至澳門。
  審訊的過程很順利,但是官兵發現這名男子身上無有效的身份證明,他乘火車到廣州時使用的身份證是他人的身份證。而這名男子稱家在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曾經聽媽媽講過他叫郝東陽,1歲時離開戶籍所在地的河北省邯鄲市,在老家他還有個親哥哥叫郝東。邊防官兵重新查詢發現確實有郝東陽此人,而且戶籍地跟郝東陽交代的一致,但是出生日期郝東陽稱自己是1994年3月20日,可身份資料上顯示是1994年2月20日,確實有個哥哥叫郝東。邊防五支隊通過和當地派出所取得聯繫,那邊經過瞭解發現戶口本上顯示的確實是3月20日,2月20日可能是新曆和舊曆的差別,而且通過向戶主郝先生瞭解自己確實有個兒子在1歲時被妻子抱走至今未歸。
  查詢:幾經努力找到河北家人
  河北邯鄲警方反饋的信息和郝東陽所講的完全吻合,邊防官兵在審訊的過程中發現郝東陽的身世很可憐。郝東陽稱自己是在昆明長大,隨後跟媽媽一起到了鎮雄縣,從未上過學。在10歲那年,一次外出他跟媽媽走散了。他被一位自稱“叔叔”的人收留,“叔叔”和郝東陽一起撿垃圾,等他長大一點“叔叔”就叫他到飯店里打黑工,洗盤子拖地等都乾過,還經常拿不到錢被趕出來。後來他離開“叔叔”跑了出來,還是繼續打黑工,餓得不行了就到一些速食店撿別人吃過的東西來吃,他曾經去媽媽住過的地方找媽媽,可是媽媽已經搬離原來租住的地方。就這樣他居無定所流浪了近十年。問他如何得知自己老家的一些事,郝東陽稱在他8歲的時候,他媽媽無意中說漏嘴的,他就記下他哥哥的名字和老家的大概地址。
  聽完郝東陽講的這些,邊防官兵覺得他非常可憐,並告訴他可以幫忙找到其父親,問他願不願意見。郝東陽說:“非常想見。”於是邊防官兵一邊聯繫郝東陽的父親郝先生,一邊通過信息系統查詢更多關於郝東陽的信息看能不能幫忙找到其媽媽。官兵通過信息系統並沒有發現郝東陽媽媽的下落,但發現郝東陽曾經在14歲那年偷渡至老撾,被抓獲後遣送回國。問起原因,郝東陽說他還去過緬甸,當時和幾個朋友翻山去的老撾,只是去玩沒想到是偷渡。這次想去澳門他也想得很簡單,覺得只是去玩玩看看。
  喜悅:父子見面雙手緊握
  隨後,邊防官兵通過邯鄲警方聯繫到了郝東陽的父親郝先生,而得知近20年沒見的兒子在珠海因偷渡被抓的消息時郝先生正在地里乾農活。他趕緊回家通知家裡人這個消息,原本是打算讓大兒子郝東陪自己一起來珠海,但是因為郝東馬上要結婚正在家中忙著準備婚禮的事無暇分身,就由姑姑和郝先生一起連夜買火車票趕到珠海,因為買票匆忙沒有座位,郝先生和妹妹兩個人在火車上站了一天一夜又換乘大巴才來到了珠海。
  趕到珠海後,省邊防五支隊的官兵接待了兩位,因為郝東陽正在拘留所,支隊就派車送兩位去了拘留所先見郝東陽。兩父子見面後一度沉默不語,還是郝東陽先開口問:“我哥哥怎麼沒來?”父親稱哥哥在家忙著準備婚禮。郝東陽聽後很開心,說還能趕上參加哥哥的婚禮真好。此次見面的時間不長,出來後父親說:“是我兒子,雖然我老了,但是一看還是挺像的。”在支隊的安排下,兩位住進了拱北的一家招待所等郝東陽出來。
  三天過去了,昨天郝東陽終於可以出拘留所了。支隊就安排車輛送兩位去接郝東陽,在等待郝東陽的過程中,郝先生顯得有點緊張,上衣的拉鏈一會拉開一會拉上不時地整理著。待郝東陽出來後,兩位立即迎上去,郝東陽也快步走向他們,雖然那句“爸爸”終究沒有出現,但是兩個人緊握的手沒有鬆開。記者看到郝東陽除了皮膚白皙外,身高、臉形和五官都與父親相似,手裡拎了一個小挎包,記者問其沒有帶多少東西?他稱只帶了一套換洗的衣服,準備去澳門之前還丟掉了。當記者詢問其為何會來到珠海後,郝東陽說:“這邊也沒有朋友,就是想來看看,待了幾天就想去澳門。”隨後,支隊派車把他們三人送往火車站。
  對話

  “沒想到以這種方式見面”
  南都:將近20年了,和親人見面的感覺怎麼樣?
  郝東陽:說不清,跟之前想過的見面場景不一樣,之前想著是等我有錢了我自己找過去,沒想到是以這種方式見面。但是肯定比我以前過的日子要好,家人畢竟在身邊。
  郝先生:很高興,之前曾去過雲南找他們,找到他姥姥家,但是他姥姥不知道他們母子倆在哪裡,我們就在他姥姥那裡留了2000元錢。後面接著又找了好幾天,親戚朋友什麼的都找了,就是沒找到,沒辦法就回了。
  南都:東陽之前找過父親嗎?
  郝東陽:16歲的時候去當地的派出所試圖找過沒找到,剛說到姥姥,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姥姥,之前就跟媽媽生活在一起。
  南都:當時妻子離開,你們阻止了嗎?
  郝先生:那是1995年春季的時候,我在地里種花生,他媽在家裡帶他,沒想到會跑。聽我妹妹說當時老大郝東他媽沒機會帶走,不然的話兩個孩子都沒有了。
  南都:知道為什麼當年媽媽帶你走嗎?
  郝東陽:不知道,媽媽一直也沒說。
  郝先生:不知道,家雖然在農村可是家裡條件當時還不錯。只是這幾年我年齡大了,又得了糖尿病,家中還有個老母親,日子才過得艱苦了點。
  南都:今後有什麼打算?
  郝東陽:先回家參加哥哥的婚禮,然後把身份證辦了,再找個工作吧。
  郝先生:回去後看能不能跟他姥姥那邊聯繫一下,告訴一下說孩子在這邊,可好多年沒聯繫了不知道能不能聯繫上,他媽媽是肯定聯繫不上。以後如果孩子願意留在這邊就讓他跟他哥哥一起在老家附近的礦上幹活,如果想回雲南,就送到他姥姥那裡。
  (為保護隱私,文中出現名字均為化名)
  本版採寫:南都記者 高志遠
(原標題:流浪男子偷渡雖沒成功 卻因此找到失散20年親人)
創作者介紹

Cage

ix39ixja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