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9日上午,在濤濤屋子裡的桌子上,擺放著高中教材 華商報記者 張林 攝兩年前,17歲的濤濤(化名)沉迷網游足不出戶,母親曾下跪求他上學,但他依然輟學外出打工。
   現如今,在經歷外出打工的艱辛之後,19歲的濤濤卻向父母下跪,希望能重回學校讀書。然而,他卻因沒有學籍,不能回到學校參加國家統招的高考了。
  輟學記
  沉迷網游想去打工 母親下跪 他以死要挾
   2012年10月30日,《今日咸陽》報道了“網癮少年”濤濤的事。家住咸陽國棉一廠的17歲男孩濤濤,沉迷網游,為了戒除他的網癮、讓他回到學校上課,母親下跪求他去學校。濤濤卻以死要挾,要到外地去打工,無奈之下,父母同意了他的選擇。
   兩年過去了,曾經的莽撞少年在經歷了打工睡公園、幹活從樓上摔下後,幡然悔悟,給父母下跪承認錯誤,想回到學校讀書考大學。
   昨日上午,在國棉一廠家屬院,華商報記者見到了19歲的濤濤,戴著黑框眼鏡、留著小鬍鬚,有著和他這個年紀不相符的成熟。
   “以前以為自己離開父母也可以生活得很好,經歷後才發現不是那麼回事。”濤濤說。
  打工記
  睡過公園 扛過電纜 升職受阻 訂單被搶
   “以前覺得離開父母就自由了,後來發現自己完全錯了,這兩年對我來說,就是‘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
   濤濤說,2012年8月,剛上高二的他不想讀書,要去廣州打工,“當時覺得自己出去混沒問題,就揣著父母給的500元去了廣州,到廣州後就在天河區一個電腦城賣電腦,一個月基本工資1500元。”
   濤濤說,身上的500元沒幾天就花完了,就打電話向家裡要,今天100元、明天200元,“租不起房子,晚上就睡在公園或綠化帶,天冷時就在網吧睡,幹了兩個月,本可以升職,卻因為沒有學歷被刷,第一次意識到文憑的重要。”
   “一氣之下回到西安,應聘到一家公司裝監控,不久就回咸陽單干了。”濤濤稱,這兩年在外面幹活被電打過,扛過一兩百斤的電纜,幹活從3米多高的樓上摔下,沒吃過的苦都吃了。最讓他不能接受的是,前不久,他辛辛苦苦談了一個多月的訂單竟然被別人搶走了。
   “對方比我高的僅僅是文憑。”濤濤說,這件事讓他直接產生了重回學校讀書的想法。
  回頭記
  凌晨向父母下跪 想重返校園考大學
   18日,濤濤寫了一份悔過書,給父母下跪表示悔悟。
   “我是凌晨3點多下班回來的,回來後孩子就在我和他媽面前跪下,寫了份悔改書,說他想重回學校讀書考大學。”昨日,說起凌晨兒子下跪的一幕,58歲的張師傅有些激動。
   對孩子走過的“彎路”,張師傅稱都是自己太溺愛了,“孩子很聰明,小時候學習也很好,但沾上網游後,就變了一個人,不願上學讀書,那時候該想的辦法都想過了,後來我們自己都放棄了,想著任他去混吧,總有一天他會明白的。”
   張師傅說:“這兩年,我白天在醫院打掃衛生,晚上在外面小區當保安,和孩子見面很少,現在孩子想回到學校讀書,我無論怎樣都支持。”
   濤濤說,之前學習基礎不錯,希望學校接納他,爭取明年能參加高考。“我的目標是西北政法大學,想當律師,這也是我小時候的願望。”
  教育部門
  檔案成“死檔”只能參加成人高考或自考
   昨日下午,華商報記者聯繫了濤濤之前就讀的咸陽中學,對方表示濤濤是高二轉學過來的,離校時啥手續都沒辦,學校沒有他的學籍。濤濤稱,他當年轉校時提走了學籍,沒有交給咸陽中學,目前成了“死檔”。
   “孩子的經歷,對有網癮的在校學生來講,是一件好事。”隨後,咸陽渭城區教育局辦公室主任延錦英表示,目前濤濤沒有學籍了,就不能再回到學校參加國家統招的高考,建議其在家自學,參加國家組織的成人高考或自考。
   渭城區招生辦主任薛麗萍稱,社會人士參加高考,報考的基本條件是高中畢業或具有同等學力的社會人士,“濤濤高中沒上完,所以無法以社會人士身份報考。”
   咸陽市華星小學校長魏鵬稱,一個叛逆不羈的網癮少年,經過社會磨礪後,能轉變成一個“立志”少年,無論是孩子家長,還是學校、社會都應給其一個寬容的心。即便真的失去了參加高考的機會,也要讓孩子知道成才的道路有很多。
   華商報記者張林  (原標題:網癮男孩回頭 學校卻回不去了)
創作者介紹

Cage

ix39ixja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